回到家里快半天了,心里那把火还是熊熊地烧得很猛,不写出来发泄我想会自焚。

故事很罗嗦,不好意思。

 

昨天发烧一整天,今早醒来还有点喉咙痛,

爬起来给超仔准备午餐时,发现搅拌机坏了,

翻箱倒柜找保用卡的时候,有只小人一直在旁边越帮越忙,

有几次很想狠狠地给他的头敲下去,还差点想直接冲到电器店搬一架新的回来算了。

好不容易把一年前的收据和保用卡找出来,打电话联络维修部,

他们请我送到最近的代理处,若问题不大可以直接修理。

去到店里,脸很臭的女代理说要一个星期才可以修好,

#$@#%^&*! 今天我用了快一小时才剁好材料,一个星期后我的手腕会断掉吧!

 

派出我们家最优秀的外交官去周旋,那外冷内热的女代理答应尽快帮我们修,

外交官再绽放他天真无邪的大笑容,她还说今晚就亲自帮我们送到总部去咧。

刚好这时超人从墨西哥打来,他说直接就买个新的,

一架可以留在怡保,一架放家里用。

话说我买的时候是400++,现在还起价至500++,不便宜哪!

嗬嗬,虽然这是我心里的OS,不过既然老板开声了,我还是得推搪几句。

 

领了圣旨,我马上开车到MID VALLEY

买了新机,原来还有打折省下100++,头好像没那么痛了(是血拼症发作吧你!)

超仔过了午睡时间还不肯睡,我直接推他到哺乳室去。

两间都满了,我在门外等了一下,先跟超仔换尿片去,

转回来听见右边的两个女人在里头嘻嘻哈哈,

隔着布帘我问她们是否在喂奶,她们应了我一声:YES

我也不好说什么,继续等。

这之间也有其他妈妈来过,看到排队又走掉了。

 

左边的一直传细微的谈话声,我瞄到里面的桌上放着一套衣服,

喂奶需要脱光光吗?要脱也是替北鼻换衣服吧,怎么是大人咧?

我的外交官大概听到我的OS,猛地一下把布帘掀开了!

我一边拉着超仔,一边道歉,看了一下里面,

根本没有小孩!

只有两个女人,一个穿得很整齐,一个穿着调整型内衣裤,

一看就知道是直销商在给客户试衣服!

X的!我儿子在外面肚子饿哎哎叫,你们把他的食堂当作试衣间!

压抑了一整天的火气直接攻上头顶,那股火遮眼了!

我很凶的指责那个女的,她叫我等等马上就好,

我说你最好马上给我出来,不然我去找保安。

她不理我把布帘掀回去,又在里面讲了一阵。

这时候超仔又来哎哎叫,我失去理智地喝了他一声,

一喝,他哭得更大声了,唉,我是后悔死了,

又不是他的错,干嘛要对他发脾气咧?

 

正在安抚他的同时,右边的两个女人走出来,

大概是超仔的哭声把她的孩子也弄哭了,我跟她轻声说了句SORRY

那个妈妈的脸色也不好看,直接就走掉。

算了,我只想喂饱我儿子,其他的随他们怎么想吧。

 

正要进房时又来了一对母女,抱着初生北鼻,

我跟她们说隔壁就快好了,请他们等等,

哪知喂完超仔出来,她们才刚要进去,

那个直销商拖着行李箱出来,又跟我对上了,

我瞪着她看,她好死不死还想跟我来友善这招,

老娘今天吃了火药,马上就炸开了!

她见说不过我,说是她的错,不过她也把房间让出来了,

让出来!?笑话!不是你霸占的话还需要你让吗?

哺乳妈妈常常在外都要找地方,还得排队等候,又怕孩子饿坏,种种麻烦不遑多提,

你现在跟我说让出来!我X!哺乳这么久受的乌气一下子冒上来!

她见势头不对,转移话题说我不该骂孩子出气,

你说这个真的是自寻死路了,要不是跟你杠上了,我会被惹毛吗?!

我劈头大骂@@%#&,她见势不对拉了行李箱一溜烟走掉,

留下隔壁房的婆婆看得目瞪口呆,她呆了一下说我骂得好,

那两个女人还把房间弄得臭死了,大概那个试衣服的有香港脚吧。

真后悔没把当时的情景拍下,早知道直接请保安过来解决,省得我气死那么多细胞。

 

我的懊悔一路跟着我回家,超仔坐在后座很累的睡着了,

那把怒火竟然把我的头壳也烧坏,临走前我买了一块蛋糕,付了钱竟然没带走!

可恶啊!真想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maraye 的頭像
mamaraye

超人马麻的新家

mamara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